首页 >格斗游戏

我能扯你能信吗

2019-11-09 17:51:57 | 来源: 格斗游戏

我能扯你能信吗

头图基于CC0协议引用

我是个挺能扯的摩羯男。

得益于家里藏书不少,小时候看闲书特多,钟情于民间传说和传奇,1本县城的民间传说都能被我翻到七零八落,一套《水浒传》更是被翻得纸张破烂。

记得小时候的某个夏夜,三两小伙伴在大院院坝角落的一个洗衣台上坐着,我站着,将记忆中那点杂七杂八的传说故事配合上我夸张的肢体动作,巴拉巴拉地讲出来,能逗得人笑也能吓得人哭。

当时的我有种表现欲得以充分满足的优越感,我身上有足够的未知表达给他人,而他人也给我反馈足够的惊奇,这让我这种扯的技能得到正面反馈,开始愈演愈烈。渐渐发觉身边竟然也有一小群粉丝,课间围坐一团,在纸张上乱画些小人,嘴里瞎扯些天马行空的情节,或搞笑或紧张,一节一节地边画边讲地完成一些故事,总得来说还算有人喜爱。

能扯一方面是脑袋,另一方面得有嘴巴。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听相声,小学时家里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找出一盘马季老师的相声合集,里边有和唐杰忠老师合作的《多层饭店》、和刘伟老师合作的《数字与生活》、和于世猷老师合作的《英雄小八路》、和赵炎老师合作的《新地理图》,一盘磁带翻来覆去听到掉磁。别人家的孩子是在故事或者音乐中入睡,我的奇葩童年是听着相声安眠……以后我开始发觉相声其实是种能够发挥扯的技能的途径,脸皮够厚的我开始怂恿发小一同上台演绎相声。

早就不记得自己和发小演绎了什么样的相声节目,也早就知道我不可能以相声为生,和发小的相声组合也就在几次晚会上出现后就随着升入初中发小远走另外一个城市而烟消云散,之后我仿佛也开始变得寡淡内向不再满嘴跑火车。

有扯的心,即便不开口,仍旧是停不下来的,扯的基础是有足够的未知,而足够的未知来自于阅读。

岁月如歌,有书相伴,成长至今从小养成的浏览习惯总是不减,以前喜欢泡在新华书店利用母亲的职务便利免费看书,后来喜欢从图书馆1书包一书包地背书回到寝室随手翻看,等到自己挣钱了喜欢把书丢在亚马逊的心愿单里有活动了一次性买断。

书总是能够给我展现未曾到达的角落,用几十块钱买1本书,体验别处的他人经历的别的事情,其实真的是最最划算的事情,仿佛生命更长,感悟更多。

书看的多,不用嘴巴扯,就容易出现一个毛病,内心开始扯。

换种说法,就是内心戏比较多,自己经历的小事情,一旦经过内心的沉淀发酵,再在众人眼前说出来的时候,往往会出一些不同的效果。

比如旺仔说:

鬼才,啥都能扯得有道理的模样。

其实那么些所谓的道理,都是取自书本,融会自己的真实生活再次“理实交融”之后的产物,我比旺仔多的,只是看过某本书的某个总结好的道理而已。如果某天旺仔自己翻阅书本看到类似的论调,铁定1拍大腿背后吐一口唾沫在心里骂我一句:拾人牙慧,臭不要脸!

比如某本家才子听完我的胡扯淡后说:

看他的面相和笑容,第一感觉就是此人是个有故事的人,实际上他确切很有故事。每次听他讲故事,他总能冒出一个另你难以想象的他会干过的这事儿那事儿,每次我听了,那眼睛瞪的都和他的眼睛差不多大。现在我明白了,生活其实可以活的更精彩。不仅仅是对外扩展,更是对内寻求自己的深度和广度。

其实哪有所谓的干过这事儿那事儿,只是我把干过的事情,都在内心过了许多遍细节,一般能够让我激动的细节,我都愿意回想、细化、记录,等到从嘴里扯出来,多半是能够吸引人的。就仿佛每个人都见过荷塘的月色,有的人能够如朱自清一般写《荷塘月色》,有的人能够如凤凰传奇一般唱《荷塘月色》,但是不见得每个人都能写能唱,更多的人大不了看到荷塘月色的美好赞一句:哇塞666。

等到本家才子真的某天发觉自己也有这份闲扯淡的能力时,必定也是呵呵一笑心想白瞎了当年吃的那一大碗自酿鸡汤……

扯,是一种生活态度,是我自娱自乐的精神源泉,只是有个关键问题是——

我能扯,但是你能信吗?

关注我的公众号可以找到我的个人微信,另外请你相信:

我说的一切,

都是扯。

(CheOrDead99)

西地那非论坛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哪里买

印度神露为什么喷完要等30分钟

viagra进口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