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游资讯

佛心佛性佛佑

2019-11-10 04:04:03 | 来源: 手游资讯

佛心佛性佛佑

“侧门打开!”

“情况1不对,立即跳车!”

他一手叉腰,另一手高举,站在山崖边冲着滚石后的车队连声大喊,指挥着。

天色暗沉,几小时前还蓝天白云的世界已成阿鼻地狱。雨点骤急,打在脸上微痛。他根本顾不上浑身湿漉。

大小石块不时从山腰山顶跌落,好几次,几近就要飞溅到他身上,他坚毅的眉间微杵,雨水从额眉弥盖住他的视野。大手一抹,他的眼睛没离开过塌方路段对面的车队一刻,满脸坚毅与果断。

佛心佛性佛佑

1

1号车内。司机轻声嘀咕一句:“这雨,下得有点瘆人!”

六月的晚边六点多,从“两河口会议”纪念馆施工现场验收完,一列车队载着援建小金的48位指挥部人员正在回小金县城美兴镇的高半山路上缓行。

一起参与援建的人,称小金是他的“二战”战场。他的“1战”,是彭州。零八年五月后,他几乎都在四川灾后重建战场上。

骤雨如注。雨点仿佛想击穿玻璃进车一样,打得车顶车窗劈哩叭啦。

他想起南昌的夏,也常如此来一场暴雨,可城市的高楼很结实,雨后的街道也四周清新。不知妻小可安?到小金一年多了,根本没能顾及一下自己小家。他有点惭愧,打开手机想拨个电话,想想又合上。要是妻小听见他在小金此刻这般大雨,会担心。

“这雨下得出奇,太危险,可能会塌方——”坐他身侧的杨建林副指挥长,是个地质专家,担忧地望着雨幕里的山形。他们车队行驶的这路段,左边正是泥石流多发地段山体,右边是高高悬崖。

“小闵,开慢点。”他双眼盯着车窗外,叮嘱了一声司机,身板挺得更直。部队二10多年养成的习惯,他坐哪,都不由自主挺直腰板。“前面好像有状况——”司机实际上只比他小不到两岁,跟在他身旁多年。他们都已人到中年,他习惯了喊司机“小闵”。

1号车缓缓停下,后面车队也陆续随着停。摇下车窗,雨点趁机扑面。霹天雨剑里,只见右前方有车尾灯闪烁,一辆小金当地川U牌号的车停在崖边。小闵下车,冒雨冲上前去探听。回来时,全身湿透。“前面正开始塌方!怎么办?”

他心里突地一下,脸却朝杨建林副指挥长笑:“你瞧瞧,你这金口——说啥,啥灵啊!”杨建林摊开手耸肩:“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开了左右各自车门,迈腿下车,冒雨往前方探测。

百米远外的地段,黄泥裹着浆土正滑落到山路,半山腰的东西似乎都在缓慢移动。川U车上的司机脸色发白:“不好过去!不知道几时会滑下来!也不知道前面要塌几长——”

飞石偶尔滚落,山路上已有小碎石堆积。后面车队有人又下车来探问情况。杨建林副指挥长忧心忡忡:“怕是大型泥石流!”

他立刻电话给小金县委李洪勇书记说明情况,小金方当即启动紧急救援方案。电话后,喻家凯却果断让小闵通知所有人下车。司机们把车停靠成一条连接的直线。48个人都蹲躲在车子右侧,避飞石,等待援救。

很快,大小石块果真跌落,击在车顶反弹入他们身后悬崖。有人惊慌,身上已分不清是惊吓出的汗水还是雨水。参与援建的同志啊,在小金这高海拔山地上,哪个不是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工作?他心下暗誓:“一定要把每一个指挥部人员都安全带离这!”他又站起来观察四周。山坡高处拐角,有栋藏房,应该更能安全躲避飞石。他领着队伍跑过一段滚石区,拥进那户藏家。

藏家屋里老少,在诵经祈祷。他们也还从没见过这般飞沙走石。天空昏暗,闪电夹着隐隐雷鸣,飞石延续滚落,山泥下落速度、密度都在逐渐增加。他往前又仔细视察了滑石山体,想起电影里真正战争时代的枪林弹雨。他心里,谋算着山石滚落的无数镜头:若真是大型泥石流,只怕这藏房也可能湮没。他很快又有了决断:抢在最大滑坡前,过!

他领着指挥部的大部分人员,先步行跑过一段滚石区。又回头布置小闵带着司机们趁地面大石不多时,尽快开车跟上。他给小闵的操作方案是:侧门打开!眼观四方,避开路段大石!注意左边山体滚石,万一情况不对,宁愿随时跳车!只有把车开过来,才能带所有人安全迅速离开危险!

跟在他身边多年的司机小闵,俨然成了最懂他的老战友。小闵只站在雨中看了看他,什么话都没说,伸出手用力与他握了握,就冲回车上去了……

没多久,当十四辆车顺利带着藏民一家又蜿蜒在山路不远处,“轰隆轰隆”数声,泥石流湮没他们经过的每处身后。好几人拍着心口惊魂:幸亏,听了喻指的!

多年后,当有人借着江西援建小金10周年之际,逮住高铁上的一小时采访他当年作为援建副指挥长的感受时,这个喜欢被人称为“喻指”的老同志,回忆起的这段场景堪称惊心动魄,可他的语气与神情,轻描淡写。

他这生,任何时刻,从不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散。

佛心佛性佛佑

2

“这图案,只用在佛堂上。”

土登郎增翻看着图纸,沉吟半响,终于手指某页房型上的装潢图案,微笑浅语。喻家凯赶忙让身旁随行工作人员记下。这是他第二次来造访土登郎增活佛。

喻家凯不信佛。

到小金主持援建工作后,走村串户,体察民情,了解民风民俗,援建工作必须与各行各业的藏族同胞打交道,困难与困惑,从不曾间歇过。喻家凯第一耳听闻木坡寺住持土登郎增活佛的传奇时,脑中一道灵光乍现,醍醐灌顶。

土登郎增,西藏三大名寺色拉寺住持降增阿翁尼玛活佛转世,至今仍在色拉寺留有席位。藏族百姓对佛教的信仰程度几乎是不可替换的。传闻,藏式建筑的讲求与忌讳,都经过每一世活佛流传。

第一次,喻家凯领着设计部的一行人员,带上设计图,虔诚去活佛家请教时,活佛高深莫测。喻家凯尊重修行者的德望,也好奇佛教赐予信徒的强大信仰。

藏式建筑在平面布局、立面造型、力学构造原理、材料选用等方面都与汉式建筑风格悬殊,既有藏族人民在长时间生产和实践中创造积累的丰富经验,也暗藏各种族教徒的讲求与忌讳。喻家凯带着工作人员,专程向土登郎增活佛取经,了解学习嘉绒藏民族历史,也虚心请教藏传佛教文化。

多次造访交流后,有关小金县公共设施、政府机关单位的建筑设计图,慢慢与普通藏式民居区别出来。每个援建项目,既有个性化设计,也突显藏式风貌,同时奇妙利用小金实际地形,将小金地方民族风情与民俗文化等元素完善糅合,建筑实用性上最大程度地与小金未来发展前景有机结合。

喻家凯最后一次去木坡寺拜访土登郎增活佛时,木坡寺的修缮工程刚刚开始,寺里四处有点纷乱。活佛却胸挂嘎乌盒,身披袈裟,艳服亲领指挥部一行穿过经堂,转过经筒,为喻家凯他们摆坛法事,诵经祈福。喻家凯说,活佛虚怀若谷。

有人曾说,喻家凯是被活佛庇佑着的。由于,他总能大难不死。

一次,又遇塌方。两百米长的路段滚石如蝗,喻家凯一行被困其中,紧急通知就近的隔壁县公安局救援。等候营救过程中,喻家凯所坐车车顶被滚石砸出大坑,司机胸前被碎石刮击出好几处伤,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喻家凯,安然无恙。

还有一次,从成都赶小金,途经雅安一段高速公路。车子正疾驰,不知何故突然间打滑,全部车身在高速公路上连续旋转三圈半。尖锐刹车声夹杂满车人惊慌尖叫,来往车辆按响着刺耳延续的喇叭声飞速随着拐弯避撞……惊险万分。

车,终于逆向刹停在路边,一车5人惊魂半响,无语。喻家凯坐在前座上挺直身子哈哈大笑:“居然又大难不死?”迎面一辆面包车与一辆路虎及时停下,一个藏族同胞冲下车来失措打开喻家凯的车门,见喻家凯他们无恙,长吁一口气,立即合掌诵经:“活佛保佑着你们那!”

全力协助祖籍江西的小金老人赴赣寻亲,收养藏族贫困学生……诸如此类事,喻家凯在小金做下许多。他说,好人自有好报。旁人只见喻家凯的热心肠。无人留心到,危难时,闪躲际,喻家凯总先记得稳关键,再果断出击。他认为,任命运颠沛流离,人生曲折离奇,都不能放弃。信仰与学习能随时改变一切。

采访喻家凯时,有人说:“这些事情,体现了您的佛心佛性被佛佑啊!”他远眺前方郑重其事:“不!党心,党性,党恩。党,才是藏区百姓能真正触摸到的佛。”

喻家凯,男,1954年生,安徽淮南人。2008年“5·12”事件时,任江西省建筑设计研究总院院长、党委书记,第一时间赴四川彭州参加灾后重建,时任江西省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综合协调部部长;2008年6月至2010年10月,赴小金县,时任江西省对口支援四川省小金县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副指挥长;现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聘任为驻福建省、江西省城乡规划督察组组长。

附录1、关于小金老人陈跃礼赴赣寻亲的报导,详见2008年8月30日《江南都市报》中《300年前移民四川·300年后寻根江西》

附录2、关于收养藏族女孩的报导,详见央视网视频【共建新家园·援建1+1】《德热格玛和她的“喻舅舅”》

欢迎进入珍影像总第336期

原创文字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他处

伟哥的主要成分是什么

西地那非的副作用

viagra的发音

猜你喜欢